欢迎访问劳动新闻网
  • 首页
  • 吉林省总工会
  • 新闻
    要闻
    综合
    国际
    国内
  • 焦点
    聚焦
    企业
    人物
    时评
  • 维权
    权益
    就业
    双创
    理论
  • 业态
    财经
    教育
    科技
    卫生
  • 生活
    读书
    健康
    休闲
    旅游
  • 服务
    图片
    论坛
    交流
    形象
  • 文艺
    文学
    摄影
    书法
    美术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艺 > 文学 > 随笔

    记忆中的年

    何  音


    脑海里小时候年的记忆,就是张灯结彩、欢天喜地庆团圆,年的味道就是家的味道。

    记得小时候过春节,家家户户进了腊月就开始筹备,到了腊月二十三就更是提到日程上来了。打扫卫生,清洗器具,拆洗被褥、窗帘,打扫庭院,洗澡,洗衣……怎一个“忙”字了得?我们小孩子却是难得的悠闲,总会因为过节了而不被监督写作业,无暇被顾及疯玩一天又一天。

    小时候没置办过年货,甚至都没去过镇上,印象中每年都是腊月二十三左右,老爸老妈步行去距家20里路的镇上买年货。说是买年货,其实大部分都是必需品,少量的肉、水果、蔬菜。

    糊墙是那时候过年的标配。买来报纸,然后将面用水稀释在火盆上加热成浆糊,一般情况都是我在报纸上涂浆糊,弟弟妹妹递给爸爸或妈妈,由他们往墙上张贴。我边涂边读报纸上的文章,常常陶醉其中耽误进度,有时后悔把有意思的一面涂上浆糊放在了里面,再也看不到了!报纸刚上墙的时候,湿湿的,屋子里没什么变化,等过了一阵干好了,那叫一个亮堂,年的意思就有了。

    盼过年,更主要的原因是有新衣服穿。妈妈心灵手巧,按着她的思路给我们设计出和别家孩子有差异的样式图案,我们都非常喜欢,所以很期待穿出去光彩照人。可是不到除夕那天不让穿,我们就眼巴眼望的掰着手指头数日子。

    除夕是最喜气的一天了,早上父亲就带着我们几个子女挂灯笼,贴春联、福字。在我们忙着张灯结彩的同时,妈妈则是备好食材准备中午的团圆饭,她总是用心良苦的做出十个菜,寓意十全十美,印象最深的是妈妈经常会用面炸出不同形状的图形或者小动物,逗得我们几个娃特别开心。噼里啪啦的爆竹声此起彼伏,让人想起王安石的那首《元日》,这样的人间烟火或许就是岁月的意义。

    吃完团圆饭,穿上兜里放着压岁钱和糖块的新衣服,出去找小伙伴玩耍,那叫一个“美”。等到春晚开始,大家就会聚到有电视的邻居家一起收看,欢声笑语把节日营造得温馨无比,那真是满满的幸福感!春晚绝对是除夕的重头戏,人人不错过。时至今日,看着春晚家人围坐一起吃年夜饭,依然是每个中国人对团圆年的向往。

    最热闹的是大年初二的家庭聚会,叔叔姑姑们都会来我家聚餐。因为爸爸是大哥,妈妈的亲属都在遥远的沈阳,所以只有爸爸的亲属过来串门。老爸老妈特别热情,大家都喜欢来我家,一大家子人其乐融融,大人们就热火朝天的聊着一年里大家的变化,而妈妈是最喜欢孩子的,就组织我们这群孩子们玩儿游戏,仿照春晚开联欢,大家其实也就背背古诗课文,唱唱儿歌。凡是表演者,除了掌声,妈妈还会奖励比别人多的零食,所以大家很踊跃。

    后来我们渐渐长大,外出求学,参加工作,有时忙就放弃了回家过年。特别是弟弟,远在西安,几年也不回来一次,儿时那样的过年只能在记忆中回味了!

    如今我也成了家庭主妇,也操持着过年,也走老妈当年走过的路,过年的规格在不断升级,也不再算计着该买哪些年货,年夜饭虽不比山珍海味,也是想吃的,都能上桌,孩子老人的红包不下千八百,一切都昭示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可就是少了儿时对年的那种热切的期盼,这可能是那个时代过来的人的共同感受吧!


    主办/运营/版权所有:《劳动新闻》报社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吉ICP备10000218号-1

    关于我们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
  • 大东北熟妇hd_国产胖熟女bbw野战直播_无码av波多野结衣